常親常和 師恩永銘(下)

台南市初院/劉敏首

我們都一樣,腳踏在地球土地上,

我們都來自神的家鄉,

我們要追隨─

佛陀的慈悲、耶穌的犧牲、孔子的博愛。

讓飢荒和悲痛、恐怖和黑暗,永遠離開。

萬教殊途同歸,引導我們走向大同。

師尊精神常相感應

  八十二年七月,我參加了第四期高教班(現更名為傳教使者班),五十五天當中師尊非常認真的傳授,我也很認真做筆記用心學習,我知道以後大概不會有機會再聽師尊上課,因為當時師尊已經九十三歲高齡了!想想也佷傷感!

  高教班期間,我對帝教的內涵及師尊的身教、言教,開始有了「印心」的感覺。記得有一次上〈靜坐研討〉時,師尊看到大多數人已經上了高教班,問題居然還是停留在初習靜坐「酸、痛」的反應上,曾痛心疾首的開導同奮,當輪到我時,我很緊張,心想一定會挨罵的,沒想到師尊以很關切的口吻安慰我:「沒關係,慢慢克服它!」我想師尊一定明白我不是疏於打坐,而是入關後舊疾復發所致,當下有種「知遇」的感覺,心頭好溫暖!

  輪到面談時,我們這組十幾個年輕的同奮,一個個問起各人道名的意義為何,最後我也鼓起勇氣問,師尊對我頗有期許,讓我有種不知所措、受寵若驚的感覺。高教班結業後,帶著上天考評的期許及對師尊的感恩,邁向新的奮鬥歷程。

  八十三年六月研究所順利畢業,我到苗栗當國中代課老師,住在苗栗縣初院一年,實際參與教院的運作,也與當地同奮結下一段善緣,至今仍十分感念。這一年年底師尊證道回天,全教同奮哀慟至極,每晚回家後,師尊法堂的廿字真言聲聲入耳伴我整晚。我並不迷惘,我了解「依法不依人」的道理。師尊雖回天,但其精神與我們常相感應,我依然常祈禱親和,也領受他老人家的心教。

  八十四年七月,我離開苗栗,原本要到台北謀職,卻戲劇性的順利通過面試進入南台工商(後改為科技大學)任教,更有幸參加八月份與第五期高教班同時開辦的傳教使者第二期複訓班,為期廿一天,再次閉關,心境卻豁然開朗,因人道上我已找到合適的工作,重回台南奮鬥且也決定終身大事。後因學校開學提早出關,一星期後結訓的考評下來:「提早出關不免遺憾,學習三統師恩永銘,貢獻心力奮鬥不懈,可以為『首』。」至此,我完全體會到:能順利在台南任教是師尊的無形護佑,也期許自己不忘當初的立願!

所獲得的遠超過付出

  出關後不久,我也結婚了,先生參加了八十五年年初的春節特訓班第三期,承蒙維生首席願為我們未來的孩子賜名,但他說:「今年若沒有孩子就要等四年!」故我們連忙祈求「今年」能有一子,後來果然順利懷孕,年底我生下一女,首席賜名「太初」。

  感恩維生首席對先生緒皎及女兒太初的祝福,我們全家謹記在心。八十九年太初滿四歲,活潑伶俐,頗有道心,那兩年先生因服役,沒有攜女回鐳力阿探視首席及黃庭朝聖,心中很掛念,因此,每逢維生首席來台南親和,我都會帶太初來看「首席爺爺」!

  當了母親之後,去教院的時間比以往少了很多,平均一星期能去一、兩次,但我卻進一步學習如何將修行與弘教融入生活,以「正己化人」為出發點,先行人道再修天道,這是過去在學生時代所無法體會的。

  回首這十二年的奮鬥歷程,我首先感謝母親、兄姊的支持,從一開始家裡就沒有反對我進入帝教,其次要感謝每一階段關心我、照顧我、扶持我的道友同奮,修道的路上「法、財、侶、地」是四大條件,道侶、道伴即為要件之一,所以我要謝謝每一位幫助過我的人。最後,我要感恩師尊、師母及維生首席,我深深了解自己為教出心出力的部分遠不及師尊師母所賜予、所護持我的,所以我心存感激,更不忘再立宏願,常親常和,師恩永銘。(作者現為南科大通識中心講師)

編註:本文為帝教復興廿年時「帝教20紀錄片」徵文比賽優選作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