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數70天 禪宗六祖惠能 本師世尊

節錄本師世尊天人實學第五十二講 

我上的課就是「我的天命」,後面慢慢要談,以及「昊天心法與急頓法門」但是我有的時光要談談做人之道啊,從我們天帝教談起談到教外,要提供給你們各位做參考,因為我對你們的希望很大,你們年紀這樣輕,能夠為 上帝來效忠、服務 上帝,這個難能可貴啊。因為一個人的遭遇,人生的環境預料不到的、預料不到,比方說今天你們各位在座、研究學院的同奮,論文一交你們要出去,要回到各地教院去,將來這個變化怎麼樣?遭遇怎麼樣?你們預料不到啊,儘管遭遇不同、環境不同,但是我們自身要以不變應萬變,有很多同奮不要太自負、自己覺得了不起,所以應該慢慢要學習虛心、謙虛,有很多同奮也不要太自卑感,覺得我樣樣不如人。自卑感的同奮要了解:你只要能夠道心不變,一門深入,你將來總有出人頭地的一天。

  你們各位都知道佛教的禪宗裡面六祖惠能啊,你看看大家都知道啊,我才提提啊,他是廣東人,他的祖籍不是廣東,是做官做到廣東去,後來做清官,落籍在廣東,他的父親死,只有媽媽一個人,生活非常的清苦,他也沒有機會讀書啊,窮得書都沒有讀,不識字啊。他也是到山裡面去砍砍材、賣點錢去養活他的母親啊。他在山裡面砍材經過廟裡面,聽到人家在唸佛、唸金剛經,他來來往往時間長了,一直就聽到,哎呀,他覺得唸經的聲音對他影響太大,但是他不識字,聽不懂唸經聲音的意義。有一天他砍材回來碰到一個居士,兩個人,因為居士一直看到他砍材、山上面上上下下大家一路也熟了,隨便聊天啊,這個居士也是這個廟裡面的居士啊,他就同居士講:「哎呀!你唸經是太好了啊,我沒有這個福氣。」這個居士就問他:「你家裡面的情況?」他說:「我也一個媽媽,眼睛都瞎了,要靠我來奉養。」這個居士就講:「你為什麼不到我們廟裡來聽聽經、來坐坐?」他說:「我不行啊,我要去賣了材,回去買米,養活我的母親啊。」這個居士就講:「你只要有心來聽佛經,我來替你養你的媽媽。」這個居士就拿出幾兩銀子給:「你回去養媽媽去,把這個錢,你來聽經」。

  後來這個兩個人作了朋友了,他的媽媽就覺得奇怪:「你怎麼不出去?不砍材啊?我們怎麼生活呢?」媽媽雖然不識字,眼睛看不到,他講:「我碰到一個好人,他接濟我的錢,要我去聽經。」喔,媽媽才了解說:「你沒有出去砍材,所以我們還能生活。」後來他去聽幾天經,他雖然不識字,瞎聽,這個就是叫瞎聽,也不曉得講經講些什麼東西,他也聽不懂,但是他覺得這個和尚講的不好,哈哈,你看,他自己不識字,瞎聽,還要批評人家這個和尚,他沒有嘴巴裡講出來,心裡面打算、心裡面說:「這個經講得不是很好。」不合他的意思,哎呀!他是一個南蠻子(?)。

  有一天他就同這個居士聊天,他說這個附近還有什麼大的廟沒有?他的氣魄很大,大廟裡面一定有大和尚,講起經來一定比這個和尚講的好,他的意思在這個地方,就問這個居士:「這個附近還有什麼大廟沒有?」「喔,大廟多得很啊。」他說:「最大的廟在湖北開元寺,但是你這裡廣東,你要進邵關(?),才能到湖北。」他說:「這一個和尚了不起,五祖,就是禪宗的五祖。」這個居士給他講,他也莫名其妙,什麼五祖?四祖啦?都弄不清楚,他說:「這個廟、最大的廟、最好的廟。」他說:「離開這裡有多少路?」「哎呀!路很多,幾百里路。」他也沒有表示意思,但是過了一個時間,兩個人同這個居士聊天,居士覺得這個人了不起,他雖然不識字,講出來的話都很有道理,居士就問他:「你假定離開你的家、離開你的媽媽,你放心不放心啊?」他說:「我只要能夠,媽媽有得吃飽,媽媽會放心我離開她的。」不是他不放心媽媽,媽媽會放心他離開她,你看他的氣魄不同。

  這個居士一考慮,這個居士也有一點來根啊,這一考慮你看這個人不凡、不是一般凡夫,居士就鼓勵他,他說:「你要想去看看五祖並不難,我替你安家,我替你照顧你的媽媽,我給你旅費去,你想不想去啊?」喔,他聽到了有這樣好人啊,他心動了,他說:「讓我想想,我去告訴我媽媽,看看媽媽的意思怎麼樣。」所以一個人要成功來歷不同,他的媽媽也是有大來頭,他把這個話同媽媽一講,媽媽說:「我都快要死了,眼睛都瞎了,你一天到晚看了我也什麼用啊?既然有好人幫助你,你應該去啊。」鼓勵他去:「你去啊,我只要有這個好人能夠養我,你儘管去啊。」他於是就決定去了,這一個居士就給他旅費,給他安家,說:「你去了以後,我會常常到你家裡看去。」他另外找了他的人,一個家裡的女佣人去照顧他的媽媽。

  所以天下的事情都是因緣湊合,他就從邵關到了湖北黃壁開元寺。一個人,他沒有出過門,第一次出遠門,跑了多少天跑到了。有一天到了這個山裡開元寺,這個大門開了,這個五祖正在坐在大殿上講經,這個大廟門口都有掛著幡,欸,我們這裡要弄一個幡才行,我倒想起,都忘了。門外頭,廟門口也有幡,像我當年在華山這個南峰,頂高的南峰、道家的南峰門口,我就辦祈禱大會啊,一個大幡,怪的很,這個風一吹,幡就打結了,幡打出來的結就是文字,專門有一種文字解幡的,等於解夢的一樣,大陸的人很多做夢,要人家去解夢,他有這個幡,大殿裡面有幡,大殿外面也有幡,他是走了幾個月才走到,頭髮是這樣高高的,哎呀!蓬頭垢面,這樣子一個野人,深山裡面出來一個野人,人家五祖正在講經,兩派和尚、比方說你們學員兩派,為什麼呢?正在爭議一個問題,這個五祖問大家,今天風好大,風吹幡動,把這個幡吹動,你們大家研究研究還是風動、還是你們心動,是風吹了幡動,還是你們自己大家的心動所以看了幡也動了。兩面就是爭辯,一個是講風吹了動,當然風吹了動啊,風不吹這個幡怎麼會動啊?我們心在裡面也沒有看到怎麼會動啊?兩面爭論不休,他在門外頭聽到裡面在辯,哎呀!他說:「這種還有什麼好爭呢?」他在外面在叫:「當然是心動啊」。

  人家大家一看什麼人這樣子高聲大論,一看這樣子一個蓬頭垢面,一個山裡面下來一個野人在講話,大家那些和尚就罵他:「你在這裡放肆幹什麼?也配,你這種野人也敢在這裡來講話。」來批評他們啊。這個五祖坐在上面知道,來人、此人不凡啊,大家要罵他,不准、不准罵他,你們在這個講經啊,你們這樣子沒有禮貌還罵人啊,就關照,把這個人送到廚房裡面去,要他到廚房裡面去打掃打掃,叫和尚給他做點工作、安頓他。因為五祖問他,要他進來:「你從哪裡來?」他說:「我從南方來。」五祖就知道,問他的姓名以後知道,好,關照,你先到廚房裡休息去,要廚房裡給他一份工作做做,他說:「我來投奔你老人家。」他來投奔這個五祖的,氣魄很大,要投奔他,他一個字都不識還要投奔這個大和尚。

  五祖知道他最重要、得意的弟子來了。過去跟了五祖多年的大弟子,叫神秀和尚,神秀是大弟子、第一位大弟子。五祖覺得這個人是來接受他的衣缽的人,五祖心裡面已經是了解了,所以要他先到廚房裡面去,到廚房裡面大家就不注意他,不會去傷害他了,所以要他把頭髮剃掉、做和尚,他還沒有受香疤,還是假和尚,不是真和尚啊。和尚裡面有一個頭子給他安排好要他去碾磨,派他做這個工作你看看,最苦的工作─碾磨,碾磨懂不懂?(答:懂)椿米,三年讓他碾磨,五祖沒有去看過他,他一面在碾磨跑來跑去,一面閉了眼睛,一面聽他們大家唸經,有很多小和尚對他很好,小沙彌也對他很好、很關照他,三年碾磨碾通了,他開悟了、覺悟了,三年,你不要看做最下下等的事,他做什麼事可憐,一面碾磨、一面去給大家去打掃廁所,最下下等的事啊,你看,幾百個和尚你看廁所要有人打掃了,一面去打掃廁所,一面碾磨,吃苦,做最下下等、吃最苦的事,三年開悟,五祖已經知道了。

  五祖有一天要叫大家,等於我上了講堂上,你們一個人給我作一首偈,你們跟了我多少年了?我要考考你們,你們一個人給我作一首偈,不是我要你們一個人給我作一篇文章,做四句偈語,大家都作出來了。最好的大弟子,最得意,他說老師一定要,想老師一定要把衣缽要交出來,所以要考我們,這個大弟子神秀和尚一天一晚睡不著覺,要研究這個四句偈語,總要作得出人頭地,之後他可能接受衣缽了。這個四句詩大家都知道了?誰知道誰講出來?六祖四句偈你們這裡沒有人知道啊?(淑坤:都知道)都知道寫出來,先寫神秀和尚的偈。

  身是菩提樹,心是明鏡台,時時勤拂拭,莫使惹塵埃。

  這個神秀大和尚、大弟子一天一晚想出這個四句詩,等於我們的一個公告牌一樣,他去貼在公告牌上面,大家這許多和尚跑來跑去看了,大家覺得說:「我們不要作了,讓他一個人作,一定衣缽是傳給他了,我們還要跟他作幹什麼?」大家在唱這個四句詩,唱唱唱到廚房裡面去,六祖惠能他也聽到,他說:「你們在唱什麼東西啊?」他說:「你這個懂什麼東西?你要問幹什麼?」他說:「你們講給我聽聽啊」他說:「我們老和尚要傳衣缽了,昨天要大家作四句詩,四句偈語,我們的神秀首座大和尚作了四句,大家我們來唱。他說:「這個四句詩不通啊。」他說:「你懂什麼?你字都不懂你還講人家不通。」這個五祖大和尚也去一看,哎呀,沒有明心見性,曉得這個神秀和尚不行啊,沒有明心見性、沒有開悟。

  正在吵的時間,這個大和尚、五祖有一天跑到廚房裡面去看六祖,三年沒有理他,第一次跑到廚房看他,看他還在碾磨,五祖問他:「你這個磨碾熟了沒有?米碾熟沒有?」問大家這個米碾熟了沒有?他們兩個人......,他問他:「你這個磨裡面的米碾熟沒有?」他答覆他:「老早碾熟了。」懂得這一句所謂「老早碾熟了。」只要等待去撒撒米就可以了。這個老和尚就在這個磨旁邊打三句、磕三句,就同我一樣有一個跑路的棍子,在磨打三句,什麼意思大家不懂啊,只有他懂啊,就是要他半夜裡面三更去看老和尚,懂不懂?到他老和尚房間裡面去,所以打三更。

  半夜裡六祖惠能去了,老和尚就賜他一個名字叫惠能,這個名字就是這樣子來的。當場就賜給他一個名字叫惠能怕人家知道,半夜三更大家和尚都在睡覺了,怕人家看到啊,就在老和尚這個床底下,拿金剛經讀,讀金剛經,傳給他的衣缽就是一句話,告訴他:「應無所住而生其心。」這一句話問他懂不懂,這個老和尚就解釋給他聽,他說金剛經最重要,一部金剛經的精華就是這一句話,問他:「你懂不懂?」他說:「我懂,沒有完全懂,要請師父要指教。」所以老和尚五祖就指教他這一句話。馬上就把衣缽、老和尚的袈裟傳給他,他說:「你趕快。」送到後門要他趕快逃。

  沒有逃以前他講這個四句詩不行,他說:「我有四句詩。」人家這許多,他拜託這許多小沙彌,他說:「我嘴巴裡講你幫我寫,寫了以後你也幫我去貼在公告牌上面。」他說:「你還有什麼資格?要寫你的詩去貼在公告牌上面。」「哎呀!拜託拜託。」這許多小沙彌對他很好,就替他寫了,寫好了以後就貼在公告牌上,這個老和尚看到不得了了,哎呀他這個四句詩明心見性了,所以老和尚看了他這個四句詩去訪他,訪他以後。你這個四句詩寫出來,他就是補他這個四句:

  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就是答覆他這四句詩,你看人家明心見性吧,一點很灑脫。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你看是明心見性了吧。

  所以一個最沒有知識的人,到了這一個五祖廟裡面去─開元寺去了以後,作最下下等的事,去清理廁所、碾磨,大家不做的事,他最後明心見性,開悟了,就是六祖,五祖的衣缽傳給他。所以為什麼提出來要看看?就是要大家要謙虛、虛心,不要自己覺得了不起,太自負,要做大家不做的事,自然而然有一天時間到了,就是功夫到了,就是開悟了,機會來了,這個老和尚知道啊,所以要考驗大家作四句詩啊,因這個四句詩而來的啊,這個大弟子、大和尚─神秀大和尚做的狗屁不通你看,你們去把這個兩首比較比較看。所以要做一個出人頭地的人並不難,就是要虛心,做大家不做的事,他你看三年碾磨碾三年,把他自己的媽媽都忘掉了。到最後明心見性,就是通天徹地了。所以你自命不凡,了不起的人不一定將來成功啊,所以現在覺得樣樣不如人,將來也許出人頭地啊,要知道,要爭千秋不爭一時。

  這一個故事大家知道,我所以提出來事要給大家學習他,學習他這種下苦功、勤修苦煉,所以我要大家修道學院,要大家每天一定要抽出一個時辰下苦功,你們只有個把鐘頭算不算苦?你看他磨了三年米、吃了三年苦啊才成功,沒有第二個人磨啊,一個廟裡面吃的米都要靠他一個人磨你看,這是這個老和尚要磨考他,曉得他是將來了不起的。好吧講到這裡。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