線上學習 師尊 第6講天人合一的理論研究

線上學習 師尊 天人學本

第六講天人合一的理論研究

■主題:概說帝教正宗靜坐與道家修持之不同
■日期:民國八十年十月十七日
正宗靜坐班十年來,從台北第一期開始到天極行宮第十期集中訓練,所談的都是有關靜坐的基礎教材,也就是基本常識,從第十期以後才開始正式把「法
華上乘直修昊天虛無大道自然無為心法」公開傳授,在此以前所談的大部分都是有關丹鼎大法|道家幾千年來的丹鼎大法基本常識。因為丹鼎大法經過千千萬
萬的人在研究、追求、實驗以後證明:丹鼎大法是 一個上帝的正統,主要的條件就是丹鼎大法就是在肉身上用工夫,必須要經過靜坐三部基本工程:煉精化
氣、煉氣化神、煉神還虛。鍛煉自身的精氣神之後才能結丹,所以因此丹鼎大法稱為「煉丹」,而煉丹同靜坐是有相當不同的條件。
「煉丹」就是要正式下苦功修煉,就要按時靜坐,最要緊煉丹就是這個時間很重要,「按時」就是四正:子午卯酉按時靜坐。而且還要「煉心」,把這一
顆凡心要煉得一無所有,最後將來聖胎出來,嬰兒、陽神、才可說是純陽之體。如果你煉心功夫做得不好,要影響到這個胎兒,所以在肉身上用工夫就是要用
極大、極長的時間|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也不一定能夠得到聖胎。往往過去有很多用苦功的人,他走錯一點點路就影響到他的結果,一生就是蹉跎過去,走
錯一步路幾十年的時間、光陰白白就虛度了,一無所得。
所以在肉身上用工夫一定要在中國過去幾百年、幾千年在太平盛世、太平時代,要有安定的環境,最要緊沒有戰爭,不論在自己家裡或者進一步能夠看破
紅塵到深山窮谷去修煉,第一要有安定的政治環境;第二自己的家庭環境,因為修煉丹鼎大法也不一定要,在漢朝以前,道教沒有成立以前就有丹鼎大法,從
黃帝以後,在家一樣可以修道同現在一樣啊。做道士在西漢道教成立之後說要出家,像..張天師。
當年修煉丹鼎大法的人看什麼?看一部丹經道書,滿紙都是陰陽五行,比方說拿一部丹經要你們去看看,你們看不知所云,不曉得講什麼?所以因此我當
年在華山時代把丹經裡面有關的陰陽這一類的專門名詞把它分析、統一、統計起來,使得我們的同道要想參考丹經道書多多少少有一點點幫助。可是我從二十
歲開始到現在,我沒有看過丹經也沒看過道書,我不要看。
所以天帝教在沒有復興之前,在宗教哲學研究社的時代,我就準備把「靜坐」這一門學問提出來公開來研究。所以在宗教哲學研究社設立宗教學術講座以
後,我的長孫李顯光,在本教的道名叫李光光,他也是多少有點道根,在學校讀書時代就好道,每個禮拜天回來,跟著我一早去跑步,一路上就談到學校現在
有一班年輕人對靜坐都感到興趣,也聽到爺爺當年在華山時代的修煉,希望把這一套的修煉過程能夠跟年輕的人談談,可以啟發他們的道心。
52
他一直在我身邊嘀嘀咕咕,所以等到宗教哲學研究社成立以後,我準備接受他的意見,舉行兩場公開演講,這兩場公開演講(刊錄於「上帝的安排」頁三
七,中國正宗靜坐一講及二講|從四十年前的棲隱西嶽華山修煉談起)六十八年四月廿八日,是宗教學術講座第十次的專題演講,禮拜六同禮拜天我記得連講
兩場(廿八|廿九日),第二場「新生生命與精神鍛煉」連講兩場。這個兩場演講都在天帝教復興以前的,天帝教是一九八○年的十二月,就是民國六十九年
十二月,我這個兩場演講是六十八年四月二十八、四月二十九,在這兩場演講以後一年半以後天帝教才復興。

所以一面在我這個兩場演講以後,得到當場報名的一共一百七十多人,事後經過約談以後參與的,正式報名經過我個別談話過濾過的,當時都是好奇報名
的一百七十幾個,只有十分之一,最後正宗靜坐班六十八年七月八號開課時,第一期只有十七個人,連光光十七個人,連黃牧紅,十七個人只有一位女性:就
是黃牧紅。
當時我是一張白紙,我在華山下來的時間是日本天皇投降以後,經過八年在標高兩千多公尺的深山窮谷裡,我真的是下了一番苦功,我的坐功老老實實講
就是在這個八年中奠下的基礎。所以當時因為我廿六年七月二日奉雲龍至聖的命,謹遵天命上西嶽華山白雲蜂下大上方,到第五天日本的軍閥侵略我們中華民
國,在河北省(直隸)盧溝橋正式向我們中國的軍隊開戰。於是乎政府決心抵抗、全面抗戰開始,這是證明民國二十五年我奉蕭教主的命上太白山去拜訪雲龍
至聖,雲龍至聖轉達天命:要我明年農曆六月初一帶了家眷上華山、看守西北門戶。他當時講:明年要國難當頭、浩劫將興,所以我一再告訴大家:我是絕對
謹遵天命,我是絕對的信仰 上帝。
我當時還有公職在身,把財政部西北鹽務特派員辭掉以後,「遵命」在第二年廿六年農曆六月初一,國曆七月二日帶了家眷,我們同師母、四個小孩子、
兩個歐巴桑,帶兩個老師給他們小孩子讀書,浩浩蕩蕩十二個人上華山,先是在北峰,第六天七七事變發生,證明天命可畏,因為雲龍至聖講明年六月裡國難
將興啊,盧溝橋事變發生這個就是國難起來了,日本人侵略我們中國了,全面抗戰開始,所以因此我就在華山一面祈禱,帶了全家的人祈禱抗戰最後勝利,一
面我就是專心靜坐、讀書養氣,八年直到日本天皇投降。
儘管我從二十歲就開始學習打坐,都沒有下苦功,斷斷續續,我其中也下過一個一百天、第二個一百天、第三個一百天,在沒結婚以前也打過三個一百
天,但是真正下苦功就在華山這個八年,這個八年就是進入三期末劫開始。因為九一八事件從民國二十年到民國廿六年,六年才真正行劫開始,人事上中國發
生大亂,戰爭開始。因為我十九年已經在南京見到蕭教主,進入天德教,所以第二年馬上就行劫在中國開始,不到六年你看,五年多全面戰爭開始。在華山深
山窮谷裡,一面隱居修道、看守西北門戶,實行我第一個天命

我在華山第一個證道的封靈是「維法佛王」,第二個就是現在「清平皇君大總監」,我所有這許多封靈,最早就是維法佛王第一位。廿六年七月二日上華
山,維法佛王證道大概是在廿九年這個時間,剛剛維法佛王證道的時間,蔣緯國從山下上來,同他見面的時間就是維法佛王剛剛證道。華山八年來就是我從丹
鼎大法「有為法」、丹鼎大法是有為法你們各位要知道,轉到無為法,我們「法華上乘正宗靜坐」是無為法,昊天心法、直修昊天虛無大道是無為法,我是從
有為法到無為法就是在華山奠的基礎

在華山這一個修煉過程關於今天我們的法華上乘太重要了,我都是一面在暗中摸索,一面去到這許多洞府裡面,華山每一個角落洞府裡去拜訪這許多高
人,請教,一面後來在清虛玄壇成立以後同形而上的金闕大羅金仙,諸位上聖高真,陸陸續續分別的請教,最後對昊天心法多少得了一點點啟示,也奠定了下
山以後到今天天帝教復興一點點門徑,只能說是一點點門徑還不能說是真傳。
因此在正宗靜坐第一期在臺北開始的時間,當時人間的環境:因為政府從三十八年撤退以來,人心在極度動盪的時間,台灣那個時間人口一共只有不到八
百萬人,臺灣同胞六百多萬加了大陸軍民同胞下來,加起來一共只有八百萬。從三十八年我們到台灣,到了六十八年經過三十年的時間人口慢慢地增加,那個
時間我們開始辦正宗靜坐班的時間,大概人口已經到一千兩百萬這樣子。
由於 上帝的慈悲在三十九年媒壓毛澤東發動抗美援朝,因為當時我們先總統蔣公是在三十九年三月一日宣誓,中樞雖然有了領導中心,但是我們臺灣的
環境還是非常的危險,因為美國發表了白皮書,杜魯門政府、國務卿安迪森他宣布對中華民國的事情一切都不管叫「Wash hand」,所以國際上沒有一個朋友,
日本的態度也是曖昧不明。所以因此為了我們民族復興基地的前途起見, 上帝媒壓毛澤東,那時因為北韓共產黨的領袖全日成,今天現在還在啊,他出兵侵
略南韓,因此聯合國開會決議制裁北韓,聯合國出兵保護南韓,等於今年聯合國出兵到中東打伊拉克一樣,當年就是聯合國出兵保護南韓,派麥克阿瑟將軍做
聯軍總司令。
因為北韓是共產黨的國家,所以毛澤東要支援他們共產黨,支援北韓, 上帝就媒壓他,要他出兵,毛澤東把幾百萬的大軍投到韓戰上,他發布的聲明
「抗美(抵抗美國、打美國)援朝(幫助朝鮮、北韓)」。
他這一個聲明一出來當天,華盛頓杜魯門政府晚上就是開緊急會議,立刻作出了一個決定|派第七艦隊到臺灣海峽、第十三航空隊到我們台灣清泉崗,美
國派賈溫德幫我們來訓練海陸空三軍。因為北韓得到了毛澤東的支援幾百萬大軍,韓戰起來,剛剛開始,勝敗還是未知之數。美國這個一百八十度的轉變,他
支援我們中華民國,原來我們中華民國在台灣,我過去告訴大家,三十八年你們想想,那個時候根本我們什麼都沒有,海陸空三軍什麼都沒有,幾艘破兵船

幾架破飛機,陸軍有不錯,但是都是大陸撤退下來一船一船到臺灣來,重新整理整編的部隊。儘管中樞有領導中心,老總統復職了,但是國際上沒有朋友啊,
美國不支持有什麼辦法?又沒有軍援、又沒有武器,所以你看天幫忙、 上帝幫忙,你美國不管,好, 上帝就要你管,一個晚上毛澤東要打你美國了。你美
國支持南韓,毛澤東支持北韓,幫北韓打你南韓,你美國派軍隊去支持南韓,就是我一句話講:就是中共同美國直接打起來。
那美國不能不表示態度啊,所以立刻派第七艦隊到臺灣海峽中間一登,我們臺灣有保障了,對面共產黨不能過來了。現在天極行宮旁邊的清泉崗就是十三
航空隊,美國的飛機來了,我們不怕大陸的飛機過來,所以你們看看台灣的得救就在這一個時間,就在毛澤東抗美援朝,假定他當時不抗美援朝,不出兵支援
北韓,他把幾百萬大軍投到臺灣海峽來,今天還有我們在這裡嗎?所以我一再告訴我們的靜坐班的同奮,今天我們臺灣有這樣的安定繁榮,我們有這樣好的環
境來修道、來靜坐,哪裡來的?所以第一要感謝 上帝,第二才要感謝我們先總統蔣公英明領導。我不是剛才一開場就講:修道第一要有個安定的政治環境。
三十九年以後,第七艦隊到了台灣海峽,十三航空隊來了,我們台灣有了保障,美國人保護了,我們才能修道啊!臺灣才有這許多廟宇,東蓋一個廟,西也蓋一個廟,否則哪裡來的錢啊?吃飯都有問題喔。

後來過了幾年(我們),我們簽訂「中美共同防禦條約」,美國就派了一位協防司令在台北,台灣協防司令,幫我們中華民國防衛、..的。從三十九年、
四十九年、五十九年到六十九年三十年以後天帝教才復興啊。從三十九年開始簽訂中美共同防禦條約,這是四十、四十一年,三十九年韓戰開始,中美共同防
禦條約大概在兩、三年以後,代表我們政府的是外交部長葉公超,一面美國是國務卿杜威。所以我們要談靜坐、談修道、談研究天人文化、傳佈宇宙大道,一
切的一切都要我一再強調要有一個安定的環境,可以自由研究學術的氣氛。
大陸上你看看:所有的宗教完全受到壓迫,當年我修道、得道的華山,最近我們同奮中有人去看過,華山上的老道通通都把他趕下來,最近一、二年比較
好一點,為了使得到大陸去觀光的人,各地去參觀宗教的廟宇、名山洞府,他就有佯扮的和尚、道士,他每天給你多少錢到廟裡面去,穿了和尚的服裝、道士
的服裝,有人來你去擺擺樣子、唸唸經。早上九點鐘去上班,下午五點鐘下班,都是佯扮假的和尚、假的道士。
去年、前年李光光第一個七十八年到雲南去放賑以後,就飛到西安上華山去訪問、去朝聖,看到華山上有一、兩個老道,談到我的名字,幾十年以前他們
都是小道士,他還知道,過去是已經通通把他們驅逐下山了,最近一、兩年准許他們回來。第二批李教授帶了陳光心、陸光中開導師等人,好幾個人去訪問
過,才知道華山現在有一個道教會,這一個會長就是當年我在華山的時間某一個廟裡的小道士,他還知道我。現在沒有一點點宗教的氣味,完全是做做樣子騙
騙觀光客。所以大陸你看根本是壓迫,過去留下來天主教的神父、基督教的牧師通通把他去坐牢,坐幾十年,道士、和尚都是如此,廟宇裡都沒有了,最近幾

年因為開放外國、臺灣開放去探親訪問去,他們才佯扮和尚、佯扮道士,每天早晨九點鐘上班,下午五點鐘下班,一天給他多少錢,穿穿和尚衣服、道士衣
服。
根本這個幾十年來,你除非在家裡面去打坐,你看飯都吃不飽一直提心弔膽,還能去修道、還能打坐嗎?現在今天你們看看我們在臺灣這樣好的環境、生
活這樣安定,有幾個人可以修道,比方說今天我們天人合一研究所有十幾個同奮,願意來參與進一步的來修煉,這是因為有這樣安定的環境啊。你看昨天晚上
我一起同你們吃火鍋,哈哈,大陸上飯都沒有得吃還有什麼火鍋吃?這樣好的環境來修道你看。
修道都是要苦修|「勤修苦煉」下苦功,過去修丹鼎大法有四個條件,四個字:第一個字「法」,第二個字「財」,第三個字「侶」,第四個字「地」。
修道過去講修丹鼎大法不管你出家也好,在家也好,第一「法」是什麼?就是要得到一個名師指導,傳給你一個修煉正確的方法,還是修有為法還是無為
法?否則你盲修瞎煉你什麼辦法?你自己不能說看看書就去瞎煉啊,出了毛病去問誰呢?過去幾千年,道家沒有正式一個教,有了一個教以後,也要有先知先
覺、智慧高的人,他真正有經驗,實際修煉過,才能夠傳給人家,所以第一是「法」。
第二是「財」,財是什麼?不是錢,修道人要有道糧啊,修道要吃飽啊,不要吃得好,粗茶淡飯要吃飽啊,自己要去煮飯,比如在山上面像你們這樣好的
環境,你看大家燒好給你們吃,哪裡去找?過去幾百年、幾千年的人,自己到山裡面去蓋一間茅屋、砍柴,拿一個鍋灶煮飯,弄一點點寒菜吃,天天要活命
的,要養命之源啊,財是養命之源,要道糧啊。你一個人在深山窮谷裡面去修煉,沒有人研究、請教、參訪有什麼辦法啊?
伴侶、道伴、道侶,修道一定要有道伴,要志同道合的人,因為雖然不是兄弟、親戚,但是志同道合,像你們現在各位志同道合。有很多人下了決心離開
家庭父母了,有許多沒有結婚,兄弟姊妹都不要了,志同道合的朋友等於自己同胞兄弟大家一道來修煉、互相切磋、研究、我的心得同你的心得互相交換。萬
一有生病也有人照顧。所以這個「侶」|伴侶、道伴是重要了,你一起現在到國外去旅遊,也要有道伴嘛,....在旅途上,何況終身修道啦,我們將來一
起回到我們的精神世界,回到老家去啊,所以道伴。
第四個條件「地」,要找一個適當的地方,空氣好的、環境好,沒有人來干擾你,而且這個地要地氣要發旺的,不要去找了這個陰氣旺的「陰地」,葬死
人的地。你去蓋了這個房子,蓋來修道,那你一輩子也修不成功。所以「法財侶地」就是幾百年幾千年以前,也可以說是一百年以前吧,現在是十九世紀,十
八世紀以前,就是我一句話講,今年耶穌公元一九九一年,..我們現在天帝教復興以前,在臺灣的修丹鼎大法的人,還是離不了這個四個條件。

到臺灣來的有好道的人,對做生意、做官他都沒有興趣,他想想還是修道吧,這種時代還有什麼好爭的,爭什麼權?爭什麼名?爭什麼利啊?還是了了生
56
死啊。很多人大陸來的,我的後一輩的人多少在學道啊,大陸來逃難來的人能夠帶幾個錢來呢?錢用完了要想修道了,到哪裡去修呢?有跟著父母來的還有一
點依靠,有許多人父母、家屬、親戚都沒有,大家隨緣、碰到緣法,有了兩、三個同道年紀差不多的人,好吧,我們做做好朋友,一起大家做一個道伴吧。很
多人幾十年維持不下去,要生活、要吃的,一天最少要吃兩頓,三頓不行吃兩頓啊,修道人都是吃兩次的,像我們在大陸華山就是吃兩次,哪有像今天臺灣吃
三次。早起四點鐘起來吃一頓,下午四點到五點吃一次,一天都是吃兩次,我們在華山都是吃兩次,哪有吃三次這樣舒服?昨天天還沒有冷,還沒到冬至給你
們吃火鍋,還修什麼道呢?一輩子都修不成功,這樣好的環境。
唉!所以「法財侶地」你們想想,這個四個條件要全部能配合,這個人就是了不起的人,他已經得到了名師的指點,不會盲修瞎煉,去瞎碰。我自己有幾
個錢可以養命,我也不要穿的好、也不要吃的好,一天只要能夠吃個一餐兩餐,不愁,不要去向人家、朋友去借錢、不要去求人家。這種人有一點積蓄,銀行
裡或者多少有點錢,或者好朋友不在乎,一個月給你幾千塊錢津貼,「某人啊,我支持你,你去修道吧,你每月到我這邊來拿幾千塊錢做生活費」也有啊,我
很多在上海的朋友很多啊,哎呀!我真是祖上有德碰到這樣子的好朋友你看。
「侶」,好不容易東找西找去找,要找到志同道合、性情脾氣一樣,還有很多修道人都是有一種怪脾氣啊,修道人的脾氣怪比一般人還厲害啦,合不攏
的。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到兩個,我們兩、三個好朋友從全省一起來,今生大家一起好好要在修煉,將來一起回家。哎,如果碰到這種人你看看,第三個條件
「侶」。最後就難了,三個好朋友說是志同道合,找一個地方,你也贊成、我也贊成、大家贊成,因為這個地方的確是我們可以長久修煉的地方。很多現在台
北觀音山許多廟裡面你們去看,因為道家的廟在台北很少,除了一個指南宮以外,道家的廟很少。因為現在他們有組織有董事會管理,他不容許修道人去修
道,哎,所以修道是真難啦。
我知道有很多修道的朋友,結果怎麼樣,幾個人大家拼拼湊湊,到哪一個地方,國民住宅去弄一棟房子,大家幾個人合起來作為修道的道場。當時的理想
很好,一搬進去住了以後就不行了,發現什麼?國民住宅都是亂七八糟的人,左右鄰居,你怎麼好你修道去住在這個裡面啊?嗨呀,上上下下左右鄰居都是小
孩子吵吵鬧鬧,好不容易去借幾個錢,去弄一個國民住宅,分期付款,結果搬進去以後不理想,搞得進不能進、退不能退。所以這個「地」是最重要,哪裡去
找到像鐳力阿這樣好的地方你看,像你們宿舍,住得這樣好,三個光殿由你們去選,哪一個光殿去打坐,嗨呀,你們不知幾百世修到這樣好的緣法你看看?你
看這個四個字對你們有影響沒有啊?這個四個字對你們有什麼影響啊?有沒有影響問你們?你們有沒有受這個四個字的影響啊?(答:沒有)沒有啊,這是我
講幾千年以來..臺灣今天天帝教,為我們 上帝的原人設想,為後世的教徒希望培養你們宏教傑出的幹部,將來好去教化我們天帝教的後代,所以我有生之

年總是想把天人研究學院把它辦好,你們都不受這個四個字的影響啊!
我上華山你看,我也沒有受到這個四個字的影響,我是奉天命去的啊,我自己奮鬥安排好變賣我們一家、兩夫妻的東西,我從上海到西北,「法」我也沒
有受到影響,「財」也沒有受到影響,「侶」也沒有受到影響,「地」不必講了,這樣好的地方,華山在大上方,所以從我開始,因為我是要來挽救三期末劫,
搶救我們的原人。所以從華山第一個天命開始一直到今天第三個天命,我是因為有先天的資源、無形中的資源及安排,所以十年來天帝教復興以後,為我們真
正的教徒同奮打算,使得大家真心想修道的同奮能夠安心、用功。
所以這四個字是過去修煉丹鼎大法的「牽絆門」,不管修成、修不成都為這個四個條件受盡磨考,對我們今天天帝教的天人研究學院的同奮來講,你們應
該要知道,有形與無形同樣是修道,儘管時代不同,也許你們今天在座的人,安知當年你們也為這個四個條件受苦受難,你們自己不知道。所以我們今天奉到
無生聖母的特恩,開闢了這一個鐳力阿道場做為救劫的天曹的中心,一面我們來完成天人研究這個任務。

我們應該要了解,同樣是修道人,比方說儘管時代不同、環境不同,今天在臺灣還有同樣修道的人,像南投縣在山裡面玄奘廟裡面有一個佛教學院研究佛
教的,也有幾個和尚尼姑在裡面。埔里有基督教書院也有,各教修煉的方法不同,但是南投縣這一個氣脈,山脈,能夠容納各種修道人,就靠大家先天的緣法
以及後天的際遇,希望大家把正氣能凝結在一起,來保障我們這一個修道的環境,不要辜負了天恩。
所以我對合一所的同奮有特別的期望,放下你們的凡心,按照我的規定,十月份每天先打兩坐,十一月份打三坐。因為我現在負擔很重,正宗靜坐班乾先
修十一、坤先修第四期,上個禮拜六剛開課,這一期一共五百五十五個人,我現在禮拜六點道了一百五十幾,禮拜天的早上點了一百七十幾,北部、南部,接
下來兩班合起來給他們講靜坐的方法,下午又主持開訓典禮,因此在天人大會堂講台上面還有一個小講台,等到典禮完畢師母從小講臺上下來,沒有小心踏空
了,師母坐骨跌散了,現在正在光田醫院動了手術後在復建中。
禮拜一專誠為中部的參與靜坐班,可能中部要點兩百八十幾個人,我那天專誠禮拜一的晚上,專誠要湊大家的時間,他們大家都有工作,女同奮點道。這
個禮拜下去還要替男同奮點道,五百幾十個人還要賜道名。我禮拜四廿四號要到臺北,因為中華民國紅心字會這一次三年任期滿了,現在重新改組,我自己要
去領導,我擔任理事長,要重新要去調整人事職位要調整,人事安排好了,廿六號才回來。下一個禮拜四就不上了,我要到下個月十一月,總還要過兩三個禮
拜才可以安定下來。所以你們合一研究所的同奮好好要靜坐,心靜下來,把我靜坐的基礎教材,你們全體先把靜坐的基礎教材先看,看了以後等我下一堂來上
課再提,靜坐基礎教材你們打開來看看,看看脈絡。
58
第一講是帝教法華上乘直修昊天虛無大道自然無為心法,這個就是我方才講從正宗靜坐班第一期開始到第九期以前的一個總結,最後公開宣布天帝教自己
的修煉的方法就叫「帝教法華上乘直修昊天虛無大道自然無為心法」,這個一講要好好看,因為你們都是從這個地方來的,你們大部分今天在座的都是法華上
乘先修一開始的,正宗靜坐第六期之後從中部開始,今天在座的我相信十分之八九都是法華上乘先修一開始,你們都是直接受到直修昊天虛無大道自然無為心
法。這個自己要看,等到我下一次來我要問、點名、抽名我要問,要把你們的心得告訴我。之後有空再看靜坐須知第一講、第二講、第三講、第四講,你們過
去在靜坐班都看過,重新再溫一遍,這是所謂是基礎教材懂不懂?這一學期把基礎教材全部進入情況,之後下一學期是不是來得及,或者要到第三個學期才可
以把我在這次在第三期師資高教班所講的十二講拿出來研究,將來天人合一研究所就是要研究我這次在第三期師資高教班的十二講,研究昊天心法同急頓法
門。

我剛才告訴丹鼎大法幾千年來是從肉體上用工夫,但是我們不能不知道,因為儘管在肉體上用工夫不容易,修十年、二十年、幾十年根本一無所得、修不
成功的太多太多了!但它的方法是沒有錯|「三步工程」。天帝教現在直修昊天虛無大道就是先從第三步開始,我們修的是「無形金丹大法」,就是從過去丹
鼎大法的第三個階段開始,儘管是第三個階段開始,但是第一個階段、第二個階段在無形中還是不知不覺的過去。所以這個基礎教材就是打根本,你們要修煉
天人合一首先要基礎教材把它弄清楚、搞通,把腦筋要搞通。一般靜坐班沒有時間,五十五天也是匆促,今天你們專誠來研究天人合一就要下苦功,一面好好
要自己坐,輕輕鬆鬆、自自然然以平常心來坐,沒有任何的目的,就是坐。比方說每天練打拳,有什麼目的?沒有目的,就是天天練,就是要「不斷」,在不
斷中去求進步。

我一直講,幾十年來我對於法華上乘正宗靜坐,天帝教復興以來把 上帝的一脈相傳,傳授給你們,但是得不到一個善意的回應,很少很少除非我不知
道,除非他下了苦功,他沒有來看我,天上人間還沒有發現這樣一個人。所以我這次四個研究所,我期望最深的就是天人合一研究所,其他天人文化這很容易
研究,教義,這是後天的,你只要下苦功去研究,總有一天一旦豁然貫通。

天人炁功、精神療理過去十年来替人醫病天人功研究所费門研究:精神臻理怎麼會醫得好病?告訴大家·要一門深人,現在我們設立一個研究所,一

方面要把後天的生理構造,同中西醫醫病的原理多少要了解一點,救急的方法來配合我們精神療理,最重要的將來我要把靈體的醫學,現在我們醫的是生理上
的病、肉體上的病,但是靈魂有了病怎麼醫法沒有人知道啊!所以將來我們還要研究靈體醫學,因為一個人靈魂、肉體配合起來才有我們的生命啊,一但生命
結束了就是分開了:肉體歸肉體、靈魂歸靈魂,靈魂去換了一個環境了,就是這間房間不待了,他跑到隔壁房間裡去了,另外去找了一個替身,換一個環境。

所以在他沒有換環境以前,他的靈魂有病了,我們也要幫他醫啊。往往有很多人靈魂有病影響到肉體,肉體有病同樣影響到靈魂,所以一定要靈魂同肉體平衡
發展都沒有毛病,最後這個人才精神煥發,可以卻病延年。

還原。天人合一的功夫難做啊,靜坐功夫難做啊,有了功夫天人親和更容易,智慧慢慢就開了,要研究天人文化當然不難啊。所以天人合一研究所你們各位要
輕輕鬆鬆、自自然然、平平常常照了這個時間去坐,心放下去,到了今天你們心當然放下,你們都是自己願意來的啊,沒有人勉強、強迫你們來,當然心應該
要放下,心放不下跑進來幹什麼啊?第一就是心放下,你坐一小時如果有三十分鐘心放下來,就了不起。所以我要下一次等我把各方面的事情料理好,我回來
我將來專心要來陪你們坐、考你們。
功夫是點點滴滴累積起來,不是一朝一夕,下了三天雨,太陽突然出來,要陰霾之氣消散了,雲開了太陽就出來了,太陽並沒有變動啊,他早上來,陰霾
之氣把他遮蓋了,我記得我們在華山八年,那時候李教授他們四個小孩子,我有的時候在華山大上方,這個地方實在太好,比這裡還要好。早晨五點多太陽就
升起來,一直到下午六點多鐘太陽下去,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是陽光普照,一個月都難得有三天、兩天沒有太陽,下雨的機會更少。
因為我們在華山可憐,玉皇洞裡面有個老道在裡面,我就是在玉皇洞外面借他這個土地蓋了四間房子,東邊一間光殿,光殿隔壁一間一分為二,一半是我
睡覺..,再加一個小的桌子做辦公桌子,外面是一個過道,因為下面一個地下室,這許多同奮一個通鋪睡在下面,西邊也有兩間,所謂一間一間是很小很
小,就是我這個講台的一半一間房子你看,好可憐。西邊兩間一間是廚房,廚房隔壁一間一個通鋪、一個炕,師母帶了四個小孩子、兩個歐巴桑你們看看,師
母弄一個小檯子放放自己梳妝的東西,就這樣子山上待八年,我們小孩子讀書、我會客在哪裡?就在洞的外面同隔壁一個洞,玉皇洞隔壁有一個叫祖師洞,祖
師就是真武祖師(?),這一個洞,...很大一個距離,有這樣大一個距離,中間有一棵松樹,嗨呀,這個松樹好大啊,有這樣粗,兩個手抱起來一個松樹,
松樹蓋天把太陽都蓋住了。
我們白天就在松樹底下,小孩子讀書、吃飯,下面來的總司令、軍長、司長,會客就在這個松樹底下,就是客廳、會客室,就有這一個天然環境,所以太
陽一出來大家覺得很好,冬天太陽多少照一點不冷,三天沒有太陽,他們小孩子:「哎呀!三天沒有太陽。」我就要他們唱:「雲開、雲開,太陽出來。」還
是押韻的。他們四個小孩子很高興,那個時候維剛樞機是很小,他也跟著他們三個哥哥唱。我說你們不要隨便唱啊,唱了就要出來的,要不得已了才唱,實在
太冷了要太陽出來照照再唱。

我們每天十一點半通通上光殿祈禱,祈禱下來,「哎呀,爸爸太冷了,我們大家發抖了」,我說「唱!」四個人兄弟唱,唱了不到十分鐘,太陽出來了,
大家高興的不得了,就是「雲開,雲開,太陽出來」,我們大家一股正氣,把在我們大上方上空的陰霾之氣衝散了,太陽重見本來面目了,直立中天了。「雲
開雲開太陽出來」,你看今天不要你們唱太陽出來了,當年你去問問李教授,非常的靈,但是不能隨便唱,到了不得已的時候,實在天冷的冬天就唱,一唱不
到幾分鐘太陽出來了,這個表示要衝開陰霾之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